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时事聚焦

数字化发展成趋势 消费回暖潜力具大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05-30    作者:四川热水器厂家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据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介绍,2019年,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1.2万亿元,同比增长8%,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57.8%,拉动GDP增长3.5个百分点,连续6年成为经济增长..拉动力。面对疫情冲击,消费更成为经济稳增长的“压舱石”,也成为全国两会上的焦点话题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,要提高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。支持餐饮、商场、文化、旅游、家政等生活服务业恢复发展,推动线上线下融合。

多位代表委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促消费是当下政策扩内需的重要着力点,应多措并举,通过发展消费新模式等多种方式,打好促消费“组合拳”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新型消费模式展现强大生命力

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日前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造成影响,消费领域首当其冲。与此同时,新型消费还在扩容发挥作用,包括网上消费、电子商务等,保障了14亿人民的基本生活,也助力了企业复工复产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消费领域,受疫情影响消费数字化转型和产业数字化升级,信息消费、网络消费、平台消费、智能消费等新兴需求快速成长,以互联网经济为代表的新动能显现出强大生命力,社交零售、直播带货等新消费增长势头强劲。

“网络平台所引领的新零售、新消费的作用会越来越大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共中央党校丁元竹教授表示,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要实现彻底转变,必须通过做大做强国内消费市场,形成内部循环。而网络平台在推动内需、拉动消费方面的空间非常大。

“从中国经济发展的思路看,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日益凸显。其中平台经济的作用将非常有前途,它代表了未来趋势,生命力非常强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天津商业大学副校长邱立成表示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,也决定了新消费是大势所趋。另外,从消费群体来看,年轻人越来越适应数字化发展,而他们就是未来的消费主体。因此,从技术代替以及消费群体代替来讲,平台经济都代表了一种前进的方向和趋势。

消费券或成经济复苏“药引子”

据记者了解,从3月份以来,为了提振消费,全国各省、市陆续发放电子消费券,投放于餐饮、信息、图书等行业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,消费券可成为经济全面复苏的“药引子”,能够用较少的财政投入实现公共消费拉动私人消费的挤入效应。

“应该尽快形成消费券发放指南。将做得比较好的地方做法集成经验,形成规则、指南,帮助政府制定政策。”刘尚希强调,消费券政策是短期消费政策工具,促进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才是中国消费政策的中长期目标。

发放消费券是政府通过转移支付增加居民消费,通过消费增加带动企业生产,提供就业岗位,再促进消费儿形成良性循环的行为。消费券怎么发放才能直接发到老百姓手中,到消费者手上,让大家在购物的时候直接享受优惠?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工商联副主席周桐宇则强调数字消费券需精准发放。

全国人大代表、溧阳市委书记、市长徐华勤告诉记者,消费券的发放,在推动当地生活服务业复苏时起到了“四两拨千斤”的作用:“实际上传递的是一种信心,尤其是在经济还没有实现全面复苏或者是全面推进的情况下,消费券的发放,激发了对疫情防控取得成效的信心。更重要是带动了住宿和餐饮的复苏。”

提振消费与扩大投资有效结合

这些年,“供给侧改革”是个很热门的话题,原因在于,我国市场的供需两端还不完全匹配,由此带来的直接影响是购买力外流。

无论是各项举措促消费,还是新型消费方式的涌现,都展示了内需的巨大潜力,而扩大内需一定要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结合。

“供给和消费是一个硬币的两面。” 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张占斌认为,两者必须配合,有强烈的需求就会创造出更强烈的供给,反之,供给也能引导消费的发展。

政府工作报告中说,“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突出民生导向,使提振消费与扩大投资有效结合、相互促进。” 在全国人大代表、南京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朱晶看来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能满足需求的升级,也要能创造需求:“供给侧改革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。现在的供给侧改革,不仅仅是要针对消费者已经存在的需求,甚至是要针对目前还没有、但是今后应该会有的一种需求。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们要超前地去创造需求,所以给供给侧改革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”

疫情的冲击,给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带来了深刻的影响,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发生调整和变化已成定局,扩大内需刻不容缓。

张占斌认为,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必不可少,中国应该把总需求和总供给都考虑在内,形成一个系统化的框架。内需体系,实际上是一个国民经济的循环体系,必须从这么一个高度来看待,要按照一个大的体系来构建。“当然我们这个内需体系不是闭门造车,不是完全孤立于国际市场的。我们主要是为了防范国际市场上出现极为特殊的变化,我们提早做准备。”

——转载自人民网